向不让座的小伙动粗又算什么义务

作者 1.85神龙版本 浏览 发布时间 12/09/21

 

       很多人认为跟没素质的人不需要讲素质。
       若人人这样想,社会只会涌现更多的没素质的人,这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把“素质”看做招牌去推广的时代,就如人们无法克制随地吐痰、乱扔垃圾、乱弹烟头、乱爆粗口一样,它现在存在,将来也不可能消失。
 
       当然这些并不是要说的重点,重点是如果碰到没有素质或缺乏道德感的人,我们是不是不爽就可以动手去抽他、扇他、揍他或者其他更暴力一点的手段,不出意外,我想很多人会认为遇到像小伙这样不让座的年轻人就算动手去揍他也没什么过错,但这不是江湖,不是黑社会,不是人人看见缺德的人就可以出口就骂,伸手就打。退一步理解,果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那么还谈什么法制,造什么监狱,治什么罪人。
 
       姑且说让座是一种美德而并非纯粹的义务,那么是不是很多年轻人也可以将它理解成人人都有搭公交的自由,只要付了车票,人人都有坐下的权利,即便是让座也要出于自愿,这样的让座才视为美德。如果座位是靠“眼神杀死”“爆粗口”或“动暴抢”过去的,那么不叫“让座”而是“抢座”,而抢座现象一直以来都在发生,公交车未停稳,人们便围堵在车门口,车门打开时,便挤作一团,谁也不让谁,挤得最积极的也多数是中老年人,年轻人不是没有力气去挤开人群,而是不好意思去跟中老年人“硬碰硬”,最终,在公交车上,站立的最多的也是年轻人。正如,这对年轻的夫妻,他们无法要求中老年人给自己让座,只有将不快埋怨到占了“照顾座”的小伙身上。
 
       要问让座算不算是一种义务。只能说也算。观察公交车的格局,会发现有个鹅黄色的“婴儿座”,车的中间部位,靠左窗的位置贴有“敬老坐”,除此之外便是一些正常座位,按照这些明码标注的提示来看,让座的确是一种义务,人人都应该自觉履行这样的义务。但是,值得拷问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婴儿座上总有人去放着自己的物品,它似乎又像一个系好了安全带的存物体,更加遗憾的是,在敬老座上也经常可以看到年轻人的身影,而正常座位上却是老人们的身影,是不是人们自己颠倒了相互间应该坐的位置?如果每个人可以坐回自己的座位,至少,每一个站台都会空出几个空位置来给站着的乘客。当然这个时候,谁都无法保证,这些“敬老座”上会不会空出位置来,只是很多老人都并非愿意坐在上面,他们一上车便坐在了离门前最近的位置上。
 
       于是,换做任何一个公交车上站立已久的人面对这样一个腾空出来的“敬老座”,也许都会将自己的屁股挪上去吧。小伙自然也不会例外。因此当年轻的夫妻上了公交车,在他的面前站立时,他才会表现的无动于衷,很多人在让座时也会存在这样的心理,即需要让座的是那些弱不禁风的老人,年轻人并不在年轻人的非要让座的考虑范围内,所以小伙并未抬起他沉重的屁股,这样的行为在众多乘客看来是不道德的,尊老爱幼,我能理解他们的意思,可是,人们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让座要出于自愿,而不是伦理强怕、精神强迫甚至是暴力强迫,如果真的需要这样,那么这样的座位即使让了出来也失去了“色彩”。至此,人们都以公德心去衡量小伙,以同情之心去理解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妻,甚至是年轻的丈夫动手去扇了小伙五个耳光,鼻血直流,也无人问津。
 
       如果将这种暴力理解为跟没有素质的人无须讲素质,那么跟不让座的人比起来又能好到哪去呢?是不是显得更没素质,是不是显得这个社会很暴力,是不是显得大家的素质都很苍白,试问,它又凭什么穿着道德的外衣去指责那些不道德的人?
 
        近日《搜素》大片中,一位都市白领没给老人让座遭到乘客轮番攻击,如今小伙却遭到了暴力,在人们将正义视为一种义务时,不知可否有人想过这种暴力的做法和没有履行义务去让座的小伙比起来又算哪门子义务?至少我认为这只是一次野蛮的暴力,它并不能够抚慰人心,只能引起人性的反思。
1.85神龙终极版本,1.85星王传奇,1.85无英雄,1.80战神合击
地址:上海市宝山区启程大道32号(九州路和启程大道十字路口)
联系电话:021-56122399 沪ICP备12018076号-1